最火的捕魚游戲贏話費

聯系我們 / Contact us
主頁 > 最火的捕魚游戲贏話費 >

北京:團伙“承包”門診“租用”醫生 騙29萬 捕魚平臺注冊送金幣

作者:http://tlfbwg.com 發布時間:2017-09-06 瀏覽:
捕魚平臺注冊送金幣

原標題:門診“承包”醫生“租用” 北京市一起“醫托”行騙案發出的警示

新華網北京10月8日電(記者林苗苗熊琳)來北京就醫,需小心游走在名醫院附近的“黑醫托”——

違規承包別處的門診部科室,“租用”醫生,潛伏在北京同仁醫院、北京兒童醫院等知名醫院門口,冒充醫生助理和導醫,將外地來京看病的病人騙去就診,開具不明配方高價藥品,半年時間詐騙近30萬元……

8日上午,涉及10余位被告,涉案金額29萬余元,被害人超過60人的“黑門診”詐騙案在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溫榆河法庭依法公開開庭審理。

這個“門診”如何承包?“醫托”怎樣行騙?在北京等一些優質醫療資源的城市,“黑醫托”“黑門診”現象近些年來不時發生,格外令人警惕。記者就此詳細解剖這起案件,并展開調查。

承包“黑門診” 騙人騙錢貽誤病情

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檢察院指控,2014年2月至8月期間,被告人趙某、李某、唐某、鐘某、胡某、許某、彭某等7人,在北京市朝陽區南湖西園杏林仁海門診部內,違規承包門診部的科室。同時,雇傭被告人醫生劉某、彭某、呂某、張某等4人,組織多名“醫托”在北京市北京大學第三醫院、北京兒童醫院、同仁醫院等各大醫院附近,將主要是外地來京的看病人員騙往該門診部就診。

公訴機關指出,被告采取由無行醫資質人員冒充醫生助理及導醫的犯罪手段,通過夸大醫生身份和治療效果、開具不明配方高價藥品等方式,非法獲得高額利潤。半年時間內,60余名被害人被騙人民幣29萬余元。

在庭審現場,多名被告表示,“醫托”主要以主動搭訕、誘人上鉤、貶低名院、抬高診所、主動帶路的方式行騙,整個詐騙過程分工明確、組織有序。

“當時感覺自己就是在抓救命稻草,很容易就上當了。”作為本案的受害人之一,外地來京看病的吳女士告訴記者,因為丈夫罹患癌癥,絕望中的一家人抱著最后一線希望來北京看病。在醫院門口偶遇“醫托”時,聽到對方將門診部療效吹得天花亂墜,抱著“萬一有用”的心態試試看。結果不僅幾千塊錢打了水漂,還延誤了丈夫病情治療。

揭秘醫托行騙的“黑色產業鏈”

“黑醫托”“黑門診”的行騙手段是什么?背后又是如何分成?記者結合庭審現場和起訴書等情況進行了調查。

——“承包”診所,“租用”醫生,“管理”制度嚴格。

行騙首先要有場地。在本案中,被告將目光瞄準了北京市朝陽區南湖西園杏林仁海門診部。

“醫院當時給我承包診室的價格是每個月承包費一萬五千元。”被告人彭某介紹,他們分別承包了南湖西園杏林仁海門診部4個診室。每個診室1名醫生,2名“醫生助理”。這些“醫生助理”和導醫,大多只有初高中文化程度,根本沒有行醫資質。

本案中,每個診室的“坐堂醫”均具有承包資質,且都是已過退休年齡的老人,其中一位女醫生呂某更是年過七旬。受到日結工資經濟利益的誘惑,他們中多數是由熟人介紹或者主動應征至此。

診室靠“承包”,醫生靠“租用”,“醫生助理”們開始尋找“醫托”。為了方便可靠,他們先從老鄉當中挑選。本案承包人和醫托除了兩位來自河北,其余都來自湖南。不僅如此,他們還形成了嚴格管理制度。每個診室的“醫生助理”分別聯系著數名“醫托”,“醫托”負責介紹病人過來。

——“潛伏”北京知名醫院門口,外地來京看病人員成“主要目標”。

北京大學第三醫院、北京兒童醫院、同仁醫院、北京腫瘤醫院……在本案中,這些前來求醫問診人數眾多的知名醫院,成了“醫托”行騙的主要目標地。一些不熟悉情況的外地患者和家屬,更成了“醫托”們實施詐騙的重點對象。

被告李某是被告彭某找來的“醫托”,李某在法庭上表示,給彭某送了三四個病人,都是彭某直接給錢。

——開具不明配方高價藥品攫取利益,大多“吃不好,也吃不壞”。

兒童病、皮膚病、肝病、白癜風……在本案中,“醫托”們選擇詐騙的患者多數是慢性病患者。而他們花四五千塊錢高價買回來的卻是配方不明的藥品。

“這些藥吃不好,也吃不壞。”在庭審現場,受害人之一王先生表示,像皮膚病等本來就是慢性病,即使對癥也一時半刻也很難立即治愈,這讓受害人和家屬很難在短期內鑒別出是否受騙。

整治“黑門診”“黑醫托”需保持高壓態勢

業內人士表示,在北京等一些優質醫療資源城市,“黑門診”“黑醫托”現象這些年來時有發生,嚴重擾亂了正常就醫秩序,影響患者生命健康,應保持高壓態勢,多措并舉予以打擊。

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黨委副書記趙越認為,醫院和公安機關應加強對話和聯動機制,加大打擊力度。例如,醫院保衛處在接到患者對醫托投訴后,除了把醫托從醫院攆走,同時要將其報告給醫院的警務工作站,以便警方掌握其在其他醫院的作案情況。

一些患者也建議,醫院方面應當進一步加大宣傳力度。例如,可以效仿銀行的“防騙提示”,通過張貼告示等方式,提醒患者不要相信醫托。

北京大學第三醫院黨委書記金昌曉認為,醫托主要騙外地來京的病人,從醫院的角度直接打擊難度較大。“黑醫托”的存在和整個醫療服務體系不夠完善、優質資源有限有關,醫院應該進一步暢通就醫渠道,完善預約系統,方便外地患者找到該找的大夫,讓醫托不會趁虛而入。

業內人士建議,相關部門應當加強監督,暢通舉報機制。很多“醫托”都依托于民營醫院的“黑門診”,而“黑門診”所在地民營醫療機構往往注冊時具有資質,卻將診室違規承包給了個人,應進一步加強完善監督、舉報,規范行業發展。

此起案件庭審中,對于公訴機關詐騙罪的指控,15名被告人當庭全部認罪。庭審于下午13時30分結束,本案將擇期宣判。

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